恶性相循

尸体。坑品很差。不爱说话,见到陌生小伙伴会很害羞噢。
Sweet Pool
DMMD
杀戮跟踪
凹凸
大概迷这些。
目前产出大概只有DMMD

不喜欢墨香铜臭。
详情是霹雳的缘故。

怼人不手软。
关注要谨慎噢。

Endless

现代背景,伪双子和苍叶同届同学设定。 毕业后重逢。
复健产物,极度OOC,慎入。
巨短。
清水。
之后的更新会直接发在这里。

         “好久不见了呢,苍叶。”
         总之,在苍叶正在和从前的同桌相聊甚欢的时候,一句使人感到微微发凉的话语就这样突兀地插了进来。
         苍叶在那一瞬间,几乎感到了与从前相同,不,也许是更甚的恐惧。
        冷静,他告诉自己,冷静下来——你已经摆脱过去的一切了。
        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现在,一切都恢复到正常。
        于是他的脸上又浮现出那种温柔而又活泼的笑容,很轻松地转过身去应答叫住他的男人。
         ——金色头发,深绿眼睛,永远挂着仿佛蛇类一般残忍而又冷漠的笑容。
         即使这种笑容在必要的时刻能够表现得温柔可亲,但是,曾被这条『蛇』长久地缠绕过的苍叶却比任何人都要牢记他的本性。
         只要忘记了一刻,就必定会被吞噬殆尽。
         当然,构成这种威胁的,还有另一头沉默而凶狠的雄狮。他强壮的身躯和沉默不言的性格总是给人带来极强的压迫感。
         能说会道的狡诈贪婪的蛇类,和仅靠力量便能压迫一切反抗的雄狮,的确是无往不利的最好搭配。苍叶这样想,一边对那位其实很平凡却浓妆艳抹的女同学做了一个抱歉的表示,一边跟着威利斯走出同学会的会场,来到独立的阳台上——当然,托利普早已站在阳台摆放的高大植物的阴影处,沉默地抽着烟。只有那双在黑暗里也仍然发着荧光的兽瞳般的眼睛很明确地让人意识到,他正在严密地关注着猎物的一举一动。
         高中毕业的第五年,三人再次相遇。
         苍叶考上了平凡的公立大学,离开故乡,却又在大学毕业后舍弃了繁华的都市,回到了平凡的家乡碧岛,为邻居打理着平凡的杂货店。他穿着从前的校服,笑得俊俏温和,看起来居然不突兀,倒比那个阴翳阴沉的从前更像一个普通的少年。
         至于威利斯和托利普二人,也从充满危险却不成熟的亚成年体成长为了真正的成年猛兽:苍叶一直坚信,与其用描述人类的形容词来描绘他们,倒不如直接称呼他们为野兽来得直观。
        像他们这样的人,果然更加适合没有道德和法律的弱肉强食的丛林,现在对方掌控的地区,应该也不止学校附近了。苍叶如此推测,他知道这两人的能力和野心都不止于此。
         但——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威利斯捏捏他后颈上的那块软肉,用与从前没有什么差别的亲昵到粘腻的语调对他说:“苍叶,你怎么跑了呢?”
        因为——
        现在有被他们占据吞噬的危险的,正是他自己。
        他无法自制地向后退了一点,先前的镇定自若和谈笑风生都瞬间灰飞烟灭了,唯有恐惧立刻晕开在心头,让他仍然像从前那样无法自制地颤抖着。
        尽管这是遇到凶兽时的本能反应,却依旧让苍叶自我厌弃。他的意识好像与身体完全脱离了一般,漂浮在空中,俯视,挑剔地批判着孱弱无能的身体——这种想法让他好受多了,这样他就能欺骗自己,他从未向这两人屈服过。
        胃变得沉重了,像炽热的石块一样在他的腹腔内毫无止尽地下坠,他感受到自己的胃在哀鸣。
        他想吐。
        这一系列的过程似乎过了很久,但实际上,对面的蛇类还在等待他的回答。
        ——饶有兴味的,众筹在握的。
        他的脑子疯狂地运转起来,苍叶此刻什么都不在意了,他现在只想找出一个让对方足够满意的理由(甚至都不需要合理,只要他们满意就够了。)
         他们想要什么样的答案?
         苍叶试图从威利斯展现出来的东西里找出什么蛛丝马迹,但他不会成功。即将被抓住的猎物不可能发觉捕食者的意图:要是它有这个能力,也不会沦落成他人眼中的食物了。
        在这一点上,他并没有比五年前有更大的进步。
        最终威利斯开口结束了这场结局注定的捕食。他说:“苍叶,已经足够了哦。”
         “我和托利普,等待了太久了。”
         苍叶停止了焦虑。
         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被蛇和狮子抓住了。
         没有意义了,不用再逃跑了,他麻木而悲哀地想,我能做的只有顺从了。
         他没有再给自己找其他的理由,比如威胁或者强迫什么的。他知道唯一的理由就是自己的孱弱。
         他痛恨自己。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