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相循

尸体。坑品很差。不爱说话,见到陌生小伙伴会很害羞噢。
Sweet Pool DMMD 杀戮跟踪 凹凸
大概迷这些。
目前产出大概只有DMMD。
性癖恶俗,喜欢欺负本命,口味清新的小伙伴请不要误入

不喜欢墨香铜臭。
详情是霹雳和人肉的缘故。

怼人不手软,遇见小/大臭臭戾气深重。
关注要谨慎噢。

欺诈室(完结番外)

warning:春.药 注意
没有皇!!!只有一点肉渣了 (﹁"﹁) 呜呜呜对不起实在是没有时间了(ಥ_ಥ)

走微博,传送门评论见。

欺诈室8(完结章)

预警:ABO;物化Omega;极端OOc;一切低俗和天雷都是我的,与原著无关!

有点短,但对于我来说,确实就是完结了。毕竟我的目地就是让苍叶沦陷(小声逼逼,虽然我逻辑死,短慢小,又没肉,但我已经达到我的目的啦!ฅ(♡ơ ₃ơ)ฅ)
要到国庆才能补一个威利斯的一血的车,是番外,到时候放全文TXT趴(虽然也没人会去看啦)

正文评论。
       

欺诈室4

        没有什么好说的啦。苍叶目前还不能离开公所——最近打架斗殴的事件格外多,被关进公所的Alpha因此便挤满了整个囚室,苍叶必须先在公所义务工作满两个工作日才能离开。
         因此可以想象,当威利斯进来探望苍叶时,他的心情了。
         “真的是糟透了。”苍叶干巴巴地说,再多的话他也说不出来了——他可是一个Alpha,为自己的行为和处境负全责的成年Alpha,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即使最后真的被发现了,也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不过,面对着自己的“共犯”,他还是觉得尴尬极了。
        简直就像是和男友偷尝禁果结果不幸中标了的早恋少女一样,惨不忍睹。
        对面的威利斯倒是自在得很,带了他一贯的和煦笑意,轻松自在地问出他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那么,你的那条街要怎么办呢?”
        苍叶皱了皱眉头,很想说一句“关你什么事”,到底还是忍住了。这太幼稚了,也太亲密了,简直是撒娇一般。
         “不用你管。”他简短地说。
         “好吧,”威利斯挑挑眉,爽快地应承了下来,“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苍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想好了的嘲讽和回击都憋在了喉咙里,硌得生疼。
         算了,跟他计较什么呢。苍叶这么想,他早就拜托好红雀了,如果他真的出事了,麻烦他暂时代管一下自己的领地。
         “那么,再见了。”这是苍叶看到威利斯说的最后一句话。
         但是不对劲,有哪里不对劲,苍叶有预感般地想着。

        第二天,苍叶吃完公所提供的无味早餐,就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他从单人宿舍,通过一条狭窄的走廊,走向了昏暗的治疗室。
        那里等候着几个注定对他怀抱着恶意的Alpha。
        说实话,他其实心里并没有多犯怵。信息素的变化还没有来得及损坏他的身体——天知道Alpha信息素和Omega信息素是怎么在他的身体里和平相处的。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没有出现过任何激素紊乱的症状。
         这也就是说,他的身体状态仍然保持在巅峰水平。无论是怎样的Alpha,都不可能在他的面前耀武扬威。
         这大概也算是为数不多的幸事了吧。
         但是,等到苍叶走进了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即治疗室时,他却再也无法保持这样的想法了。
         那个高大的阴影朝他倾覆下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无力抵抗。

下一章托利普出场:)
你们可以猜猜结局了。
嘻嘻。
我发现自己不管尬不尬心理描写,结局都还是一样的烂尾。
啊,真惨啊。

欺诈室3(未完)

         “嘿,你在发什么呆?”威利斯略有些不满地催促了苍叶——在行动上表现为加快了脱下苍叶衣服的速度。
        苍叶皱了皱眉头,根本无法理解威利斯在上床时表现出来的弱……呃,反常行为。
        然而就在根本还没等他做出回击,房子外面突然穿出了微妙的声音。
        他们两个顿时停下了动作,沉默又尴尬地面面相觑。
        “啊……”苍叶痛苦地发出一声叹息,“真的是倒霉啊。”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流行的大喇叭以激昂的声调反复着一段宣告,警告任务执行的对象停止反抗,接受审讯和调查。执法车花哨而艳俗的色彩隐隐约约透过布艺窗帘冲击着他们两个可怜的眼睛。
        毫无疑问,外面正是被他们躲了半年的执法队。

        由于信息素的不稳定性以及身体内部的Alpha标记,苍叶最终被定义为Omega。
        介于中心城区仅存的几个珍贵摄像头最终拍下了苍叶在标记没有稳固的时候,就出入于威利斯的家的影像,苍叶被判定为违反了相关规定。
        可笑吧,在这个混乱的岛屿上的执法机关,不去管理每天都会发生的致死致残的恶性斗殴事件,却对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过分执着。
   
   
食言了,我暴增二十斤。

5月4日会因为去省会比赛而有时间摸手机……希望到时候写得完吧。

啊啊啊啊啊即使是这样还是很想要小红心!!!!!

忽略这个女人吧,呵。

欺诈室2

       晚上等我。
       预警
       ABO
      ooc
       无脑吹

        想想吧!一个手里有整整一条完整的街道的年轻有为的Alpha突然出现在了臭名昭著的Alpha公所里——不是为了接受闻起来疲软懈怠的Omega信息素治疗,而是像一个爱心过度的天真Omega那样,无私地把自己的信息素释放出去,让它们弥漫在狭窄阴暗的房间里(天知道这个治疗室有多么像犯罪现场)。
         然后——然后呢?
         苍叶不禁开始苦笑,然后那些Alpha在照例说出下流的荤话之后,就会毫无疑问地开始攻击起他的性别。
         真是令人头疼啊,明明自己的确是一个Alpha来着。
         总之,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自己的性别问题,苍叶决定保持和威利斯的肉体关系——至少在外婆找到解决办法之前。
         遇见威利斯的那一天,为了去接脚扭伤的外婆回家,苍叶不得不顶着一身奇怪的信息素出门。直到把外婆接回家,他的情况都还算稳定。
         就在他侥幸地以为厄运女神打盹去了的时候,突然有人告诉他,红雀被一伙人堵住了。
         一边猜测着这件事的起因,苍叶一边匆匆赶往开架地点。
         一场混乱之后,他们两个人到底还是抗住了场子。         只是当对方抛下狠话仓皇逃跑的时候,苍叶也撑不住了。
         剧烈的运动,加速了血液循环,也让他被压制了的信息素又开始沸腾。
         来不及向自己的死党解释的苍叶比手下败将们更加狼狈地逃跑了。
         真是凄惨啊,苍叶这样概括自己的这一天,这应该是自己这一辈子最悲惨的一天了。
         然而现实很快就告诉他,年轻人最好不要随便立Flag,因为这些Flag绝对会以最令人不情愿的方式成真。
          ——因为他在发情期之前的伪情潮发作之际遇见了威利斯。
        怎么说才对呢?虽然后者的出现的存在解决了前者,但却给他带来了更大的麻烦。苍叶甚至都懒得去想他们在上床之前的关系究竟如何了。他只想着自己究竟要如何处理和威利斯的关系。
         放过他吧。作为一个传统的Alpha,他所受的任何教育都不能告诉他,自己究竟要如何对待一个曾经上了自己、并且以后还要上自己的Alpha同性。
        不过,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会跟威利斯住在一起的。
        即使要承担着进入公所的风险,苍叶也绝对不会这么做——这是他的尊严!
        不过这次厄运女神好像真的睡着了,半年过去了,即使行色匆匆地去往威利斯住处的苍叶常常地引起行人的注目,但他却并没有被任何人找上门来。

欺诈室1

            预警:ABO
            没有车
            苍叶闭眼吹,伪双子武力至高
            小学生文笔
            ooc出天际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威利斯嘲讽地笑着说,一边的眉毛略略挑起,“你不是说……嗯?”
    他暧昧不明地哼笑了一下,声音介于亲昵和嘲笑之间。
    “你最好闭上你的那张嘴巴,”苍叶干巴巴地威胁道,然而这种连狠话都没有的威胁显然对对方毫无威慑力。
    他的声音变得沙哑了,威利斯愉悦地想,这可是没法骗人的。
    谁能想到呢?濑良垣苍叶,一个打架以凶狠而出名的Alpha,有一天居然会雌伏在同类的身下。
    真的是,非常奇怪啊。
    这件事还要从两个星期前说起。那本来是一个很美好的一天——当然,他的意思是在打败了又一伙不长眼睛的蠢货之后,他感到了异常的兴奋(他也是个Alpha,理解一下像他这样的Alpha对领地的掌控欲得到满足以后的激动吧),于是他决定去找苍叶。
    他迷恋着苍叶,只有在苍叶身边,他心中无时不在跃动叫嚣着的野心和欲望才能稍稍止息。
    然而此时,苍叶已经完全消失了一个月了。
    正在他像一只饿兽一般四处搜寻苍叶时,浑身散发着迷人的信息素的苍叶就跌跌撞撞地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简直巧合得让他有些怀疑。
    然而无论是怎样的风险都不能比得过苍叶带来的诱惑,思考了不超过两秒钟后,威利斯愉快地把他带回了家。
    把他放到自己的床上去之后,威利斯才发现,苍叶的信息素,闻起来似乎有一些不对劲。
    往常,那些冷淡而又尖锐的薄荷味总是把威利斯推得远远的,但是这一次,它却亲昵地缠上了威利斯,甚至带上了少许Omega们才会有的甜腻。
    换而言之,苍叶的信息素非常不稳定,甚至有向Omega转化的趋势。
    面对这种情况……威利斯当然是毫不迟疑地上了床。
    无论以后是否真的会得手,这种情况下的苍叶可绝不会多见,他怎么能错过这个大好时机?
    再说,苍叶自己也是默许的。
    即使是闻起来像Omega,在这个混乱的岛屿上也并不安全。为了尽快解除自己这种到处乱飘信息素的类似于发情期的状态,苍叶默许了威利斯的行为。
    不过是你情我愿,最多感到自尊受挫罢了。
    然而这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威利斯在他的身体内成结之后,苍叶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暂时被威利斯标记了。
    他现在的味道闻起来,完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刚刚被人标记的嫩滑Omega。
    岛上的规定是什么来着?苍叶麻木地问着自己。
    ——刚被Alpha标记的Omega在标记稳定之前,或者暂时标记消退之前,禁止离开标记自己的Alpha居所。
而违反者必须进入Alpha公所义务工作十五个工作日,工作内容是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安抚陷入混乱状态的Alpha。
         想起曾经去过的公所,苍叶不禁有些不寒而栗。
即使身为一个身强力壮,甚至在打架斗殴方面天赋异禀的Alpha,苍叶也不愿再次进入那个可怕的地方。公所的治疗室靠墙安放着两排锈迹斑斑的金属囚房,而失去控制,被判定为危害社会的Alpha就被关在这些囚房里——不要因为它们锈迹斑斑就轻视它们,即使是一百个男性Alpha一起使出全力也不会让它们发出一点不堪重负的声音。
        更何况狭窄的治疗室里一次最多只能容纳五个人。
        然而……苍叶头痛地揉了揉脑袋,他并不如此担忧自己的人身安全,而是为了自己的声誉而忧心。

   

Endless(3)

    威利斯想,苍叶应当是一个失败的的产物。
    当他来到人世的时候,他的骨骼藏不住易碎的灵魂,他的皮囊也封不住引人暴虐的气息。于是他因此就具备了某种招致伤害的特质,总是吸引人去破坏他,伤害他。
    撕裂皮囊,享用血肉。
    砸碎骨架,吮吸骨髓。
    他总是要被人享用的。他是神坛上供奉的祭品,并且不是被人送上去的,而是自己在懵懂无知中走上去的。然而他并非那些矫柔造作的下流货色,他的可怜可爱的情态出于灵魂根源,比任何楚楚可怜都要撩人。
    然而苍叶只有一个。
    无论对他虎视眈眈、垂涎欲滴的人有多少,最终也只有一个人能够得到他、拥有他。
    所有那些被他吸引过来的人都一样,一方面放纵自己任意地伤害苍叶,一方面又怀着深深的怜爱与慈心看他因为伤害而痛苦而失望,在无依无靠中瑟瑟发抖,并不得不向他们——这些施暴者,敞开最敏感温热的内里。
    而他们必将纵声大笑,欢呼高歌着享用。

啊啊啊啊啊啊死掉算了,这么久了才写了这么一点点!!
不过其实这些内容也是我的心声啦,苍叶在我心中就是这样的(碎碎念)
清明争取日更趴(怂怂)
以后可能没什么机会更新了,有机会的话写一点轻松的东西。

Endless(2)

新年快乐。
是刀。
终极OOC。
晚来的更新,我确定再来一发就能完结。
是高中时期的回忆。
苍叶中心注意。
下一发伪双中心,同样回忆杀。

         “苍叶?怎么了?”对面是伪双子中威利斯状似关心的询问,苍叶却并没有应答,他摇了摇头,甚至没抬头正面看一眼威利斯。
        居酒屋的老板一边擦着杯子,投来了奇怪的目光。
整个世界都在注视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苍叶立即就感到了无措和难为情,他应该要改变一些什么的——什么都好,一个烂俗的笑话或者一个并不靠谱的借口。
        但他偏偏什么都说不出来。
        威利斯没有追问,居酒屋的老板也收回了目光,什么都没发生,他的格格不入似乎并没有影响什么,但他却感受到了比之前更加沉重的情绪。
         对于自身的迟钝、懦弱和胆小的愤怒。
         头也开始疼起来了,下班高峰中的居酒屋喧闹的环境加重了这种不适。世界是看不清的播放着影像的屏幕,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将他包围,他的身体被困囿在沉闷难言的痛苦里。
        苦闷呐,真是苦闷。
        苍叶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书。
        ……是太宰治吗?在书里,用无数不同的主人公和配角唱出这样凄艳悲哀的歌。他曾经认为,无论是怎样的歌者也绝不能唱出这样的歌声。
         对于自身懦弱的无奈和愤怒。
         无法改变世界,也无法改变畏惧一切的自己。
         痛苦,痛苦,他蜷缩在世界的阴影里,像个乞丐一样卑微着乞求融入:哪怕做是一只爬虫,也好过格格不入,如发狂一样揣摩他人讨好他人。
         他受不了了。
         后桌是一伙吵闹的小混混,红头发的油腻青年正在大声吹嘘自己如何玩弄了一个内向的女孩——他欺骗了这个不被理解不被接纳的女孩,让她误以为他已经爱上了自己,又在上床之后提出分手,说出下流无耻的话来伤害她。
        一个普通的故事,人们总是对不同者抱有下流的恶意和好奇。苍叶浑浑噩噩地想着,他的同类总是那么好找,人群中卑微的讨好的受骗的就是。
         再不然,就是像他这样的混蛋,放纵自己的任性,伤害他人,在做坏事时无耻到了极点,却又在完事后抱着无用和虚假的歉疚。
        真恶心。
        他唾骂自己。手里拿着的酒杯顷刻间就砸上了那个小混混的头。
        身体依然是迟钝的,被猛击也几乎没有痛感,但苍叶依旧不为所动,他只是机械地进行着打斗。
        幸亏还有伪双子,他们两个迅速结束了混乱,小混混们狼狈地逃走了,狠话抛下得毫无力度。苍叶木然的注视着他们的背影,脸上毫无生机。
        “苍叶?怎么了?”对面是伪双子中威利斯状似关心的询问,苍叶却并没有应答,他摇了摇头,甚至没抬头正面看一眼威利斯。
        重复的场景,毫无趣味的人生。
        他知道自己今天做的这些都太莽撞了——外校的地盘,毫无缘由的挑起事端……但他只是厌倦了。
         “我没事,”苍叶终于抬起头,正视着威利斯和托利普,又重复了一遍,“我很好,没事。”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他很平淡地道了一句歉,眼睛就又垂下了,扇子一样的的睫羽很快地扫了一下,“真的很抱歉。”
         他听起来,居然像要哭了一样。

Endless

现代背景,伪双子和苍叶同届同学设定。 毕业后重逢。
复健产物,极度OOC,慎入。
巨短。
清水。
之后的更新会直接发在这里。

         “好久不见了呢,苍叶。”
         总之,在苍叶正在和从前的同桌相聊甚欢的时候,一句使人感到微微发凉的话语就这样突兀地插了进来。
         苍叶在那一瞬间,几乎感到了与从前相同,不,也许是更甚的恐惧。
        冷静,他告诉自己,冷静下来——你已经摆脱过去的一切了。
        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现在,一切都恢复到正常。
        于是他的脸上又浮现出那种温柔而又活泼的笑容,很轻松地转过身去应答叫住他的男人。
         ——金色头发,深绿眼睛,永远挂着仿佛蛇类一般残忍而又冷漠的笑容。
         即使这种笑容在必要的时刻能够表现得温柔可亲,但是,曾被这条『蛇』长久地缠绕过的苍叶却比任何人都要牢记他的本性。
         只要忘记了一刻,就必定会被吞噬殆尽。
         当然,构成这种威胁的,还有另一头沉默而凶狠的雄狮。他强壮的身躯和沉默不言的性格总是给人带来极强的压迫感。
         能说会道的狡诈贪婪的蛇类,和仅靠力量便能压迫一切反抗的雄狮,的确是无往不利的最好搭配。苍叶这样想,一边对那位其实很平凡却浓妆艳抹的女同学做了一个抱歉的表示,一边跟着威利斯走出同学会的会场,来到独立的阳台上——当然,托利普早已站在阳台摆放的高大植物的阴影处,沉默地抽着烟。只有那双在黑暗里也仍然发着荧光的兽瞳般的眼睛很明确地让人意识到,他正在严密地关注着猎物的一举一动。
         高中毕业的第五年,三人再次相遇。
         苍叶考上了平凡的公立大学,离开故乡,却又在大学毕业后舍弃了繁华的都市,回到了平凡的家乡碧岛,为邻居打理着平凡的杂货店。他穿着从前的校服,笑得俊俏温和,看起来居然不突兀,倒比那个阴翳阴沉的从前更像一个普通的少年。
         至于威利斯和托利普二人,也从充满危险却不成熟的亚成年体成长为了真正的成年猛兽:苍叶一直坚信,与其用描述人类的形容词来描绘他们,倒不如直接称呼他们为野兽来得直观。
        像他们这样的人,果然更加适合没有道德和法律的弱肉强食的丛林,现在对方掌控的地区,应该也不止学校附近了。苍叶如此推测,他知道这两人的能力和野心都不止于此。
         但——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威利斯捏捏他后颈上的那块软肉,用与从前没有什么差别的亲昵到粘腻的语调对他说:“苍叶,你怎么跑了呢?”
        因为——
        现在有被他们占据吞噬的危险的,正是他自己。
        他无法自制地向后退了一点,先前的镇定自若和谈笑风生都瞬间灰飞烟灭了,唯有恐惧立刻晕开在心头,让他仍然像从前那样无法自制地颤抖着。
        尽管这是遇到凶兽时的本能反应,却依旧让苍叶自我厌弃。他的意识好像与身体完全脱离了一般,漂浮在空中,俯视,挑剔地批判着孱弱无能的身体——这种想法让他好受多了,这样他就能欺骗自己,他从未向这两人屈服过。
        胃变得沉重了,像炽热的石块一样在他的腹腔内毫无止尽地下坠,他感受到自己的胃在哀鸣。
        他想吐。
        这一系列的过程似乎过了很久,但实际上,对面的蛇类还在等待他的回答。
        ——饶有兴味的,众筹在握的。
        他的脑子疯狂地运转起来,苍叶此刻什么都不在意了,他现在只想找出一个让对方足够满意的理由(甚至都不需要合理,只要他们满意就够了。)
         他们想要什么样的答案?
         苍叶试图从威利斯展现出来的东西里找出什么蛛丝马迹,但他不会成功。即将被抓住的猎物不可能发觉捕食者的意图:要是它有这个能力,也不会沦落成他人眼中的食物了。
        在这一点上,他并没有比五年前有更大的进步。
        最终威利斯开口结束了这场结局注定的捕食。他说:“苍叶,已经足够了哦。”
         “我和托利普,等待了太久了。”
         苍叶停止了焦虑。
         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被蛇和狮子抓住了。
         没有意义了,不用再逃跑了,他麻木而悲哀地想,我能做的只有顺从了。
         他没有再给自己找其他的理由,比如威胁或者强迫什么的。他知道唯一的理由就是自己的孱弱。
         他痛恨自己。

今天做到一篇完型
然后
流出来的眼泪会变成珍珠的小王子
被盗贼们掳走啦!!!
好……好棒的剧情( ✘_✘ )↯( ✘_✘ )↯( ✘_✘ )↯
想象一下……你家蓝头发的活泼小王子苍叶,有一个红头发的骑士朋友
被两个看起来像双胞胎的盗贼掳走了
然后他家的宠物其实是龙(对就是那种对自己的宝藏有爆炸占有欲的龙),缩小了身形保护他
然后苍叶就被艹到不停哭不停产珍珠……(´×ω×`)
想写想写想写想写想写想写想写想写想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