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相循

尸体。坑品很差。不爱说话,见到陌生小伙伴会很害羞噢。
Sweet Pool DMMD 杀戮跟踪 凹凸
大概迷这些。
目前产出大概只有DMMD。
性癖恶俗,喜欢欺负本命,口味清新的小伙伴请不要误入

不喜欢墨香铜臭。
详情是霹雳和人肉的缘故。

怼人不手软,遇见小/大臭臭戾气深重。
关注要谨慎噢。

欺诈室(完结番外)

warning:春.药 注意
没有皇!!!只有一点肉渣了 (﹁"﹁) 呜呜呜对不起实在是没有时间了(ಥ_ಥ)

走微博,传送门评论见。

欺诈室8(完结章)

预警:ABO;物化Omega;极端OOc;一切低俗和天雷都是我的,与原著无关!

有点短,但对于我来说,确实就是完结了。毕竟我的目地就是让苍叶沦陷(小声逼逼,虽然我逻辑死,短慢小,又没肉,但我已经达到我的目的啦!ฅ(♡ơ ₃ơ)ฅ)
要到国庆才能补一个威利斯的一血的车,是番外,到时候放全文TXT趴(虽然也没人会去看啦)

正文评论。
       

欺诈室7

一定要看的预警

①涉及Omega性别歧视物化Omega,不影射现实。

②超过了dirty talk的程度,已达人格侮辱

③一切都是我的趣味低俗,性癖恶俗,与原著角色无关。

④不接受看完/没看预警,进来后看完全文还要瞎逼逼骂人,不接受任何曝光,违者就地去世。

对不起诸位我已经尽力了,每次一打开网页版超链接输入框,浏览器就立刻闪退……娘希匹暗含于心。

传送门发在评论里。

欺诈室6

 
        这根本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
        一旦踏进那个房间,任谁都会产生这种想法:这里没有五个因为激素失调到发疯而被关在铁牢里的Alpha,只有一个正在肆无忌惮地释放信息素的完全自由的Alpha男性。
         ——他就站在这条狭长过道的尽头,正因为苍叶开门进入的响动转过身来。
        就凭这电光火石的一眼,苍叶就判断出了当前的形势——被暗算了。
        什么暴露,什么抓捕,什么治疗,通通都是假的。
        这个看起来荒唐得可笑的事故,完全是针对他濑良垣苍叶设下的陷阱。
        这个Alpha应当就是整个陷阱中最后,并且也是最关键的那个捕兽夹。
        不过,完全不清楚对方在想什么。
        如果真的想要动手,为什么非得把他引到这个地方?还是说这个地方对他们有什么特殊意义?
        另外,威利斯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系列念头只在一瞬间就闪过了,当务之急是要赶紧离开。摆脱了这个危险的Alpha,以后总有时间来想这些。
         早知道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因此苍叶根本没有分神去观察四周的环境——为了防止Alpha逃出治疗室,这个房间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现在情况不太妙,苍叶一边慢慢地向后退去,门就在他身后,但无论如何都不能转过身跑开。那个Alpha已经转了过来,正是亟待出手的样子,如果把后背暴露在他面前必定毫无胜算。
        他的脑子飞快地运转着,冷静自如,思维缜密。
我可以做些什么?
        出了治疗所还有他们的同伙吗?
        到哪里才能和红雀会和?
        ……这些问题通通被推到了一边。
        以前和人发生冲突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绝境,但与从前需要思考众多问题的情景完全不同。
         ——如果不能打败这个Alpha,一切都毫无意义。
        来吧,苍叶压低身体,同样摆出了一副蓄势待发的姿态。他在心里默念着,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
        出乎他的意料的是,那个Alpha并没有主动攻击的意思,他依然站在原地,摆出那样的姿势也并不是要来伤害他的意思,反倒……反倒更像是防止他做出什么过头的举动一般。
        苍叶面色不动,心里却皱起了眉。
        不对。
        无论如何,对面的Alpha都没有不动手的理由。
        苍叶的心蓦然沉了下去,仿佛坠进了无底深渊,怎么也挨不到地。他有种不祥的,来自本能的预感:无论是否有这个能力,他都必须立刻离开这个密闭空间,现在!
        就在他还在为自己突如其来的预感而迟疑不定时,意料之外的事情就已经发生了。
         仿佛有谁在低语:你的命运早有人替你掌控,不可反抗,不可忤逆。
         一股爆烈的Alpha信息素突然围绕着那个强大的对手炸开。
        这本该对苍叶毫无影响,除了一点根本影响不到他的判断和行为的Alpha之间的生理排斥——是的,这本该。
        这些化学物质一旦经过零点几秒的时间传播到了他这边之后,就像水流进地面的裂缝一样无孔不入地钻进了他的身体。它们凶猛地攻击着他的皮肤和粘膜,刺激着他的每一个可以感知到痛觉的器官,甚至使他觉得自己后颈那个根本不存在的腺体都在隐隐作痛。
         不,这不是错觉。苍叶几乎称得上是惊恐地发现自己后颈火燎般地疼痛,它就像个欠'操的婊子一样,一边疼痛一边又渴求着哪个Alpha的獠牙能够刺破皮肤,将自己的信息素强势注入。

这一更比较长,明天争取再来一更。
其实写苍叶想动手那一段的时候我的心理是这样的
——“我的天哪他太可爱了吧!”
——“明明是敏捷娇小系居然想暴力对抗!!!!”
——“他知不知道自己这样更逗人疼!!!!”
而且这个时候托利普的心理应该是
——“欸嘿嘿嘿嘿嘿嘿(º﹃º )苍叶真可爱嘿嘿嘿嘿嘿嘿嘿想日”
——“咦他想和我玩吗?嘿嘿嘿嘿嘿嘿不要啦我下手很重的哦”
一血是威利斯的但是,第一次标记是托利普的(痴呆笑)
再扯一点点吧。我的恶趣味就在于先让苍叶陷入种种困境里面,让他在认为自己可以通过挣扎摆脱困境之后,给予他残酷一击——你逃不掉的,你的命运就是俯首称臣,在他人身下雌伏。
嘻嘻嘻嘻嘻嘻嘻我知道自己超级恶趣味的……但是,我就好这一口呀。
所以小姐姐们,约吗(*´﹃`*)私心想要评论!

欺诈室5

“怎样?”良久,托利普在锈住了的铁栏杆上摁熄了烟。当这点红光都熄灭之后,这个废弃的天台就彻底归于黑暗了,极端相似的两人明明之前就重要的事情达成过一致,却还是争锋相对地面对面站着。
    一向能言善辩巧舌如簧的威利斯闭上了自己的嘴,一句话也不说。
    “哼。”托利普嗤笑,“你有什么好嫉妒的?说得好像以前答应的人不是你自己一样的。”
    “我同意。”
    沉默了许久之后,威利斯最终还是答应了。
    同意什么呢?同意——
    由托利普,直接地向苍叶揭开谜底:濑良垣苍叶,本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Omega。
    “搞不懂你。”
    高大的男人烦躁得又点燃了一根烟,却没有一点想要吸入尼古丁的念头。
    “明明做这种事的人,一定会被aoba桑讨厌的。”
    “你却上赶着来抢。”
    “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狡猾的狐狸绕开了狼的尖牙剖问,反倒使它直面水中自己的可怖倒影。
    “该发问的人是我才对。”
    “你这家伙,明明自己那么在意自己在苍叶心里的形象、甚至到了让比较好说话的我去接触他的地步……”
    “现在却咬住了‘恶人’这个角色,一步也不让。”
    “你,又是为了什么呢?”
    托利普笑了,干脆又利落地说:“当然是为了完全标记啊。”
    “就——只是这样而已?”威利斯几乎是有点震撼地脱口而出。
    “Omega会无条件地对标记了自己的Alpha……”
    “服从。”
    “依赖。”
    “甚至于产生爱情。”
    “我想要的,比起单纯的得到他,还要多得多。”
    “现在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托利普的眼睛闪着亮得惊人的光,分明是不容许躲避的模样。
    “无聊。我可从没答应你要交换答案。”
    “我走了。”
    “与其追究我的意图,你倒不如好好想想,在做出了这样粗鲁无礼的事情以后,要怎样才能得到aoba桑的理会吧。”
    狐狸,落荒而逃了。
    威利斯从未想过,托利普竟然会怀抱这样的想法:真正地拥有苍叶,而不是仅仅享受他的身体。
    明明早就这么想的人是我才对。
    明明最早拥抱苍叶的人也是我。
    明明……在这场竞争中,拥有最多优势的人也是我。
    但是,为什么会这么慌张呢?

欺诈室4

        没有什么好说的啦。苍叶目前还不能离开公所——最近打架斗殴的事件格外多,被关进公所的Alpha因此便挤满了整个囚室,苍叶必须先在公所义务工作满两个工作日才能离开。
         因此可以想象,当威利斯进来探望苍叶时,他的心情了。
         “真的是糟透了。”苍叶干巴巴地说,再多的话他也说不出来了——他可是一个Alpha,为自己的行为和处境负全责的成年Alpha,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即使最后真的被发现了,也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不过,面对着自己的“共犯”,他还是觉得尴尬极了。
        简直就像是和男友偷尝禁果结果不幸中标了的早恋少女一样,惨不忍睹。
        对面的威利斯倒是自在得很,带了他一贯的和煦笑意,轻松自在地问出他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那么,你的那条街要怎么办呢?”
        苍叶皱了皱眉头,很想说一句“关你什么事”,到底还是忍住了。这太幼稚了,也太亲密了,简直是撒娇一般。
         “不用你管。”他简短地说。
         “好吧,”威利斯挑挑眉,爽快地应承了下来,“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苍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想好了的嘲讽和回击都憋在了喉咙里,硌得生疼。
         算了,跟他计较什么呢。苍叶这么想,他早就拜托好红雀了,如果他真的出事了,麻烦他暂时代管一下自己的领地。
         “那么,再见了。”这是苍叶看到威利斯说的最后一句话。
         但是不对劲,有哪里不对劲,苍叶有预感般地想着。

        第二天,苍叶吃完公所提供的无味早餐,就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他从单人宿舍,通过一条狭窄的走廊,走向了昏暗的治疗室。
        那里等候着几个注定对他怀抱着恶意的Alpha。
        说实话,他其实心里并没有多犯怵。信息素的变化还没有来得及损坏他的身体——天知道Alpha信息素和Omega信息素是怎么在他的身体里和平相处的。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没有出现过任何激素紊乱的症状。
         这也就是说,他的身体状态仍然保持在巅峰水平。无论是怎样的Alpha,都不可能在他的面前耀武扬威。
         这大概也算是为数不多的幸事了吧。
         但是,等到苍叶走进了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即治疗室时,他却再也无法保持这样的想法了。
         那个高大的阴影朝他倾覆下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无力抵抗。

下一章托利普出场:)
你们可以猜猜结局了。
嘻嘻。
我发现自己不管尬不尬心理描写,结局都还是一样的烂尾。
啊,真惨啊。

欺诈室3(未完)

         “嘿,你在发什么呆?”威利斯略有些不满地催促了苍叶——在行动上表现为加快了脱下苍叶衣服的速度。
        苍叶皱了皱眉头,根本无法理解威利斯在上床时表现出来的弱……呃,反常行为。
        然而就在根本还没等他做出回击,房子外面突然穿出了微妙的声音。
        他们两个顿时停下了动作,沉默又尴尬地面面相觑。
        “啊……”苍叶痛苦地发出一声叹息,“真的是倒霉啊。”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流行的大喇叭以激昂的声调反复着一段宣告,警告任务执行的对象停止反抗,接受审讯和调查。执法车花哨而艳俗的色彩隐隐约约透过布艺窗帘冲击着他们两个可怜的眼睛。
        毫无疑问,外面正是被他们躲了半年的执法队。

        由于信息素的不稳定性以及身体内部的Alpha标记,苍叶最终被定义为Omega。
        介于中心城区仅存的几个珍贵摄像头最终拍下了苍叶在标记没有稳固的时候,就出入于威利斯的家的影像,苍叶被判定为违反了相关规定。
        可笑吧,在这个混乱的岛屿上的执法机关,不去管理每天都会发生的致死致残的恶性斗殴事件,却对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过分执着。
   
   
食言了,我暴增二十斤。

5月4日会因为去省会比赛而有时间摸手机……希望到时候写得完吧。

啊啊啊啊啊即使是这样还是很想要小红心!!!!!

忽略这个女人吧,呵。

欺诈室2

       晚上等我。
       预警
       ABO
      ooc
       无脑吹

        想想吧!一个手里有整整一条完整的街道的年轻有为的Alpha突然出现在了臭名昭著的Alpha公所里——不是为了接受闻起来疲软懈怠的Omega信息素治疗,而是像一个爱心过度的天真Omega那样,无私地把自己的信息素释放出去,让它们弥漫在狭窄阴暗的房间里(天知道这个治疗室有多么像犯罪现场)。
         然后——然后呢?
         苍叶不禁开始苦笑,然后那些Alpha在照例说出下流的荤话之后,就会毫无疑问地开始攻击起他的性别。
         真是令人头疼啊,明明自己的确是一个Alpha来着。
         总之,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自己的性别问题,苍叶决定保持和威利斯的肉体关系——至少在外婆找到解决办法之前。
         遇见威利斯的那一天,为了去接脚扭伤的外婆回家,苍叶不得不顶着一身奇怪的信息素出门。直到把外婆接回家,他的情况都还算稳定。
         就在他侥幸地以为厄运女神打盹去了的时候,突然有人告诉他,红雀被一伙人堵住了。
         一边猜测着这件事的起因,苍叶一边匆匆赶往开架地点。
         一场混乱之后,他们两个人到底还是抗住了场子。         只是当对方抛下狠话仓皇逃跑的时候,苍叶也撑不住了。
         剧烈的运动,加速了血液循环,也让他被压制了的信息素又开始沸腾。
         来不及向自己的死党解释的苍叶比手下败将们更加狼狈地逃跑了。
         真是凄惨啊,苍叶这样概括自己的这一天,这应该是自己这一辈子最悲惨的一天了。
         然而现实很快就告诉他,年轻人最好不要随便立Flag,因为这些Flag绝对会以最令人不情愿的方式成真。
          ——因为他在发情期之前的伪情潮发作之际遇见了威利斯。
        怎么说才对呢?虽然后者的出现的存在解决了前者,但却给他带来了更大的麻烦。苍叶甚至都懒得去想他们在上床之前的关系究竟如何了。他只想着自己究竟要如何处理和威利斯的关系。
         放过他吧。作为一个传统的Alpha,他所受的任何教育都不能告诉他,自己究竟要如何对待一个曾经上了自己、并且以后还要上自己的Alpha同性。
        不过,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会跟威利斯住在一起的。
        即使要承担着进入公所的风险,苍叶也绝对不会这么做——这是他的尊严!
        不过这次厄运女神好像真的睡着了,半年过去了,即使行色匆匆地去往威利斯住处的苍叶常常地引起行人的注目,但他却并没有被任何人找上门来。

欺诈室1

            预警:ABO
            没有车
            苍叶闭眼吹,伪双子武力至高
            小学生文笔
            ooc出天际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威利斯嘲讽地笑着说,一边的眉毛略略挑起,“你不是说……嗯?”
    他暧昧不明地哼笑了一下,声音介于亲昵和嘲笑之间。
    “你最好闭上你的那张嘴巴,”苍叶干巴巴地威胁道,然而这种连狠话都没有的威胁显然对对方毫无威慑力。
    他的声音变得沙哑了,威利斯愉悦地想,这可是没法骗人的。
    谁能想到呢?濑良垣苍叶,一个打架以凶狠而出名的Alpha,有一天居然会雌伏在同类的身下。
    真的是,非常奇怪啊。
    这件事还要从两个星期前说起。那本来是一个很美好的一天——当然,他的意思是在打败了又一伙不长眼睛的蠢货之后,他感到了异常的兴奋(他也是个Alpha,理解一下像他这样的Alpha对领地的掌控欲得到满足以后的激动吧),于是他决定去找苍叶。
    他迷恋着苍叶,只有在苍叶身边,他心中无时不在跃动叫嚣着的野心和欲望才能稍稍止息。
    然而此时,苍叶已经完全消失了一个月了。
    正在他像一只饿兽一般四处搜寻苍叶时,浑身散发着迷人的信息素的苍叶就跌跌撞撞地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简直巧合得让他有些怀疑。
    然而无论是怎样的风险都不能比得过苍叶带来的诱惑,思考了不超过两秒钟后,威利斯愉快地把他带回了家。
    把他放到自己的床上去之后,威利斯才发现,苍叶的信息素,闻起来似乎有一些不对劲。
    往常,那些冷淡而又尖锐的薄荷味总是把威利斯推得远远的,但是这一次,它却亲昵地缠上了威利斯,甚至带上了少许Omega们才会有的甜腻。
    换而言之,苍叶的信息素非常不稳定,甚至有向Omega转化的趋势。
    面对这种情况……威利斯当然是毫不迟疑地上了床。
    无论以后是否真的会得手,这种情况下的苍叶可绝不会多见,他怎么能错过这个大好时机?
    再说,苍叶自己也是默许的。
    即使是闻起来像Omega,在这个混乱的岛屿上也并不安全。为了尽快解除自己这种到处乱飘信息素的类似于发情期的状态,苍叶默许了威利斯的行为。
    不过是你情我愿,最多感到自尊受挫罢了。
    然而这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威利斯在他的身体内成结之后,苍叶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暂时被威利斯标记了。
    他现在的味道闻起来,完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刚刚被人标记的嫩滑Omega。
    岛上的规定是什么来着?苍叶麻木地问着自己。
    ——刚被Alpha标记的Omega在标记稳定之前,或者暂时标记消退之前,禁止离开标记自己的Alpha居所。
而违反者必须进入Alpha公所义务工作十五个工作日,工作内容是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安抚陷入混乱状态的Alpha。
         想起曾经去过的公所,苍叶不禁有些不寒而栗。
即使身为一个身强力壮,甚至在打架斗殴方面天赋异禀的Alpha,苍叶也不愿再次进入那个可怕的地方。公所的治疗室靠墙安放着两排锈迹斑斑的金属囚房,而失去控制,被判定为危害社会的Alpha就被关在这些囚房里——不要因为它们锈迹斑斑就轻视它们,即使是一百个男性Alpha一起使出全力也不会让它们发出一点不堪重负的声音。
        更何况狭窄的治疗室里一次最多只能容纳五个人。
        然而……苍叶头痛地揉了揉脑袋,他并不如此担忧自己的人身安全,而是为了自己的声誉而忧心。

   

Endless(3)

    威利斯想,苍叶应当是一个失败的的产物。
    当他来到人世的时候,他的骨骼藏不住易碎的灵魂,他的皮囊也封不住引人暴虐的气息。于是他因此就具备了某种招致伤害的特质,总是吸引人去破坏他,伤害他。
    撕裂皮囊,享用血肉。
    砸碎骨架,吮吸骨髓。
    他总是要被人享用的。他是神坛上供奉的祭品,并且不是被人送上去的,而是自己在懵懂无知中走上去的。然而他并非那些矫柔造作的下流货色,他的可怜可爱的情态出于灵魂根源,比任何楚楚可怜都要撩人。
    然而苍叶只有一个。
    无论对他虎视眈眈、垂涎欲滴的人有多少,最终也只有一个人能够得到他、拥有他。
    所有那些被他吸引过来的人都一样,一方面放纵自己任意地伤害苍叶,一方面又怀着深深的怜爱与慈心看他因为伤害而痛苦而失望,在无依无靠中瑟瑟发抖,并不得不向他们——这些施暴者,敞开最敏感温热的内里。
    而他们必将纵声大笑,欢呼高歌着享用。

啊啊啊啊啊啊死掉算了,这么久了才写了这么一点点!!
不过其实这些内容也是我的心声啦,苍叶在我心中就是这样的(碎碎念)
清明争取日更趴(怂怂)
以后可能没什么机会更新了,有机会的话写一点轻松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