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相循

尸体。坑品很差。不爱说话,见到陌生小伙伴会很害羞噢。
Sweet Pool DMMD 杀戮跟踪 凹凸
大概迷这些。
目前产出大概只有DMMD。
性癖恶俗,喜欢欺负本命,口味清新的小伙伴请不要误入

不喜欢墨香铜臭。
详情是霹雳和人肉的缘故。

怼人不手软,遇见小/大臭臭戾气深重。
关注要谨慎噢。

欺诈室5

“怎样?”良久,托利普在锈住了的铁栏杆上摁熄了烟。当这点红光都熄灭之后,这个废弃的天台就彻底归于黑暗了,极端相似的两人明明之前就重要的事情达成过一致,却还是争锋相对地面对面站着。
    一向能言善辩巧舌如簧的威利斯闭上了自己的嘴,一句话也不说。
    “哼。”托利普嗤笑,“你有什么好嫉妒的?说得好像以前答应的人不是你自己一样的。”
    “我同意。”
    沉默了许久之后,威利斯最终还是答应了。
    同意什么呢?同意——
    由托利普,直接地向苍叶揭开谜底:濑良垣苍叶,本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Omega。
    “搞不懂你。”
    高大的男人烦躁得又点燃了一根烟,却没有一点想要吸入尼古丁的念头。
    “明明做这种事的人,一定会被aoba桑讨厌的。”
    “你却上赶着来抢。”
    “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狡猾的狐狸绕开了狼的尖牙剖问,反倒使它直面水中自己的可怖倒影。
    “该发问的人是我才对。”
    “你这家伙,明明自己那么在意自己在苍叶心里的形象、甚至到了让比较好说话的我去接触他的地步……”
    “现在却咬住了‘恶人’这个角色,一步也不让。”
    “你,又是为了什么呢?”
    托利普笑了,干脆又利落地说:“当然是为了完全标记啊。”
    “就——只是这样而已?”威利斯几乎是有点震撼地脱口而出。
    “Omega会无条件地对标记了自己的Alpha……”
    “服从。”
    “依赖。”
    “甚至于产生爱情。”
    “我想要的,比起单纯的得到他,还要多得多。”
    “现在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托利普的眼睛闪着亮得惊人的光,分明是不容许躲避的模样。
    “无聊。我可从没答应你要交换答案。”
    “我走了。”
    “与其追究我的意图,你倒不如好好想想,在做出了这样粗鲁无礼的事情以后,要怎样才能得到aoba桑的理会吧。”
    狐狸,落荒而逃了。
    威利斯从未想过,托利普竟然会怀抱这样的想法:真正地拥有苍叶,而不是仅仅享受他的身体。
    明明早就这么想的人是我才对。
    明明最早拥抱苍叶的人也是我。
    明明……在这场竞争中,拥有最多优势的人也是我。
    但是,为什么会这么慌张呢?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