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相循

尸体。坑品很差。不爱说话,见到陌生小伙伴会很害羞噢。
Sweet Pool
DMMD
杀戮跟踪
凹凸
大概迷这些。
目前产出大概只有DMMD

不喜欢墨香铜臭。
详情是霹雳的缘故。

怼人不手软。
关注要谨慎噢。

欺诈室4

        没有什么好说的啦。苍叶目前还不能离开公所——最近打架斗殴的事件格外多,被关进公所的Alpha因此便挤满了整个囚室,苍叶必须先在公所义务工作满两个工作日才能离开。
         因此可以想象,当威利斯进来探望苍叶时,他的心情了。
         “真的是糟透了。”苍叶干巴巴地说,再多的话他也说不出来了——他可是一个Alpha,为自己的行为和处境负全责的成年Alpha,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即使最后真的被发现了,也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不过,面对着自己的“共犯”,他还是觉得尴尬极了。
        简直就像是和男友偷尝禁果结果不幸中标了的早恋少女一样,惨不忍睹。
        对面的威利斯倒是自在得很,带了他一贯的和煦笑意,轻松自在地问出他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那么,你的那条街要怎么办呢?”
        苍叶皱了皱眉头,很想说一句“关你什么事”,到底还是忍住了。这太幼稚了,也太亲密了,简直是撒娇一般。
         “不用你管。”他简短地说。
         “好吧,”威利斯挑挑眉,爽快地应承了下来,“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苍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想好了的嘲讽和回击都憋在了喉咙里,硌得生疼。
         算了,跟他计较什么呢。苍叶这么想,他早就拜托好红雀了,如果他真的出事了,麻烦他暂时代管一下自己的领地。
         “那么,再见了。”这是苍叶看到威利斯说的最后一句话。
         但是不对劲,有哪里不对劲,苍叶有预感般地想着。

        第二天,苍叶吃完公所提供的无味早餐,就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他从单人宿舍,通过一条狭窄的走廊,走向了昏暗的治疗室。
        那里等候着几个注定对他怀抱着恶意的Alpha。
        说实话,他其实心里并没有多犯怵。信息素的变化还没有来得及损坏他的身体——天知道Alpha信息素和Omega信息素是怎么在他的身体里和平相处的。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没有出现过任何激素紊乱的症状。
         这也就是说,他的身体状态仍然保持在巅峰水平。无论是怎样的Alpha,都不可能在他的面前耀武扬威。
         这大概也算是为数不多的幸事了吧。
         但是,等到苍叶走进了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即治疗室时,他却再也无法保持这样的想法了。
         那个高大的阴影朝他倾覆下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无力抵抗。

下一章托利普出场:)
你们可以猜猜结局了。
嘻嘻。
我发现自己不管尬不尬心理描写,结局都还是一样的烂尾。
啊,真惨啊。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