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相循

尸体。坑品很差。不爱说话,见到陌生小伙伴会很害羞噢。
Sweet Pool DMMD 杀戮跟踪 凹凸
大概迷这些。
目前产出大概只有DMMD。
性癖恶俗,喜欢欺负本命,口味清新的小伙伴请不要误入

不喜欢墨香铜臭。
详情是霹雳和人肉的缘故。

怼人不手软,遇见小/大臭臭戾气深重。
关注要谨慎噢。

欺诈室2

       晚上等我。
       预警
       ABO
      ooc
       无脑吹

        想想吧!一个手里有整整一条完整的街道的年轻有为的Alpha突然出现在了臭名昭著的Alpha公所里——不是为了接受闻起来疲软懈怠的Omega信息素治疗,而是像一个爱心过度的天真Omega那样,无私地把自己的信息素释放出去,让它们弥漫在狭窄阴暗的房间里(天知道这个治疗室有多么像犯罪现场)。
         然后——然后呢?
         苍叶不禁开始苦笑,然后那些Alpha在照例说出下流的荤话之后,就会毫无疑问地开始攻击起他的性别。
         真是令人头疼啊,明明自己的确是一个Alpha来着。
         总之,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自己的性别问题,苍叶决定保持和威利斯的肉体关系——至少在外婆找到解决办法之前。
         遇见威利斯的那一天,为了去接脚扭伤的外婆回家,苍叶不得不顶着一身奇怪的信息素出门。直到把外婆接回家,他的情况都还算稳定。
         就在他侥幸地以为厄运女神打盹去了的时候,突然有人告诉他,红雀被一伙人堵住了。
         一边猜测着这件事的起因,苍叶一边匆匆赶往开架地点。
         一场混乱之后,他们两个人到底还是抗住了场子。         只是当对方抛下狠话仓皇逃跑的时候,苍叶也撑不住了。
         剧烈的运动,加速了血液循环,也让他被压制了的信息素又开始沸腾。
         来不及向自己的死党解释的苍叶比手下败将们更加狼狈地逃跑了。
         真是凄惨啊,苍叶这样概括自己的这一天,这应该是自己这一辈子最悲惨的一天了。
         然而现实很快就告诉他,年轻人最好不要随便立Flag,因为这些Flag绝对会以最令人不情愿的方式成真。
          ——因为他在发情期之前的伪情潮发作之际遇见了威利斯。
        怎么说才对呢?虽然后者的出现的存在解决了前者,但却给他带来了更大的麻烦。苍叶甚至都懒得去想他们在上床之前的关系究竟如何了。他只想着自己究竟要如何处理和威利斯的关系。
         放过他吧。作为一个传统的Alpha,他所受的任何教育都不能告诉他,自己究竟要如何对待一个曾经上了自己、并且以后还要上自己的Alpha同性。
        不过,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会跟威利斯住在一起的。
        即使要承担着进入公所的风险,苍叶也绝对不会这么做——这是他的尊严!
        不过这次厄运女神好像真的睡着了,半年过去了,即使行色匆匆地去往威利斯住处的苍叶常常地引起行人的注目,但他却并没有被任何人找上门来。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