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相循

尸体。坑品很差。不爱说话,见到陌生小伙伴会很害羞噢。
Sweet Pool DMMD 杀戮跟踪 凹凸
大概迷这些。
目前产出大概只有DMMD。
性癖恶俗,喜欢欺负本命,口味清新的小伙伴请不要误入

不喜欢墨香铜臭。
详情是霹雳和人肉的缘故。

怼人不手软,遇见小/大臭臭戾气深重。
关注要谨慎噢。

Endless(2)

新年快乐。
是刀。
终极OOC。
晚来的更新,我确定再来一发就能完结。
是高中时期的回忆。
苍叶中心注意。
下一发伪双中心,同样回忆杀。

         “苍叶?怎么了?”对面是伪双子中威利斯状似关心的询问,苍叶却并没有应答,他摇了摇头,甚至没抬头正面看一眼威利斯。
        居酒屋的老板一边擦着杯子,投来了奇怪的目光。
整个世界都在注视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苍叶立即就感到了无措和难为情,他应该要改变一些什么的——什么都好,一个烂俗的笑话或者一个并不靠谱的借口。
        但他偏偏什么都说不出来。
        威利斯没有追问,居酒屋的老板也收回了目光,什么都没发生,他的格格不入似乎并没有影响什么,但他却感受到了比之前更加沉重的情绪。
         对于自身的迟钝、懦弱和胆小的愤怒。
         头也开始疼起来了,下班高峰中的居酒屋喧闹的环境加重了这种不适。世界是看不清的播放着影像的屏幕,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将他包围,他的身体被困囿在沉闷难言的痛苦里。
        苦闷呐,真是苦闷。
        苍叶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书。
        ……是太宰治吗?在书里,用无数不同的主人公和配角唱出这样凄艳悲哀的歌。他曾经认为,无论是怎样的歌者也绝不能唱出这样的歌声。
         对于自身懦弱的无奈和愤怒。
         无法改变世界,也无法改变畏惧一切的自己。
         痛苦,痛苦,他蜷缩在世界的阴影里,像个乞丐一样卑微着乞求融入:哪怕做是一只爬虫,也好过格格不入,如发狂一样揣摩他人讨好他人。
         他受不了了。
         后桌是一伙吵闹的小混混,红头发的油腻青年正在大声吹嘘自己如何玩弄了一个内向的女孩——他欺骗了这个不被理解不被接纳的女孩,让她误以为他已经爱上了自己,又在上床之后提出分手,说出下流无耻的话来伤害她。
        一个普通的故事,人们总是对不同者抱有下流的恶意和好奇。苍叶浑浑噩噩地想着,他的同类总是那么好找,人群中卑微的讨好的受骗的就是。
         再不然,就是像他这样的混蛋,放纵自己的任性,伤害他人,在做坏事时无耻到了极点,却又在完事后抱着无用和虚假的歉疚。
        真恶心。
        他唾骂自己。手里拿着的酒杯顷刻间就砸上了那个小混混的头。
        身体依然是迟钝的,被猛击也几乎没有痛感,但苍叶依旧不为所动,他只是机械地进行着打斗。
        幸亏还有伪双子,他们两个迅速结束了混乱,小混混们狼狈地逃走了,狠话抛下得毫无力度。苍叶木然的注视着他们的背影,脸上毫无生机。
        “苍叶?怎么了?”对面是伪双子中威利斯状似关心的询问,苍叶却并没有应答,他摇了摇头,甚至没抬头正面看一眼威利斯。
        重复的场景,毫无趣味的人生。
        他知道自己今天做的这些都太莽撞了——外校的地盘,毫无缘由的挑起事端……但他只是厌倦了。
         “我没事,”苍叶终于抬起头,正视着威利斯和托利普,又重复了一遍,“我很好,没事。”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他很平淡地道了一句歉,眼睛就又垂下了,扇子一样的的睫羽很快地扫了一下,“真的很抱歉。”
         他听起来,居然像要哭了一样。

评论(2)

热度(21)